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免费版不能计划任务,请使用商业版
查看: 975|回复: 0

四次入围国际安徒生奖,一个“普通小孩”如何创作出惊艳世界的绘本? ...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无聊
    2024-3-11 04:34
  • 签到天数: 2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202

    主题

    89

    回帖

    981

    积分

    管理员

    积分
    981
    发表于 2024-3-11 05:11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开门芝麻网
    连劲智播AI智能自动播实景无人直播(APP免费注册下载)http://kaimenzhima.com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
    温馨提示:试用结束,您未购买云采集正式版授权,采集内容失败!!购买授权价格实惠,最低2元起。

    购买一年正式版授权的用户,请联系智伍应用在线客服定制一个特定关键词,比如:同城新闻资讯、或者特定行业的内容等



    温馨提示:试用结束,您未购买云采集正式版授权,采集内容失败!!购买授权价格实惠,最低2元起。

    购买一年正式版授权的用户,请联系智伍应用在线客服定制一个特定关键词,比如:同城新闻资讯、或者特定行业的内容等

    请微信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,在线支付成功之后,自动开通正式版授权

    TXna0POQp0NQVPX5.jpg

    如果上面的二维码无法显示,请手工复制下面的链接地址,在浏览器打开微信扫码支付

    http://www.zhiwu55.com/authorization/?appid=84050FD43AF6E7B4F669A33C83929AF1&webview=yes

    根据现在的人才市场价,您招一个小编,帮助您发布内容,市场价一个月工资最少都要好几千块,还要帮小编买五险一金,并且只工作8小时,工作时间还会偷懒。如果您有一个强大的AI云采集系统,完全可以替换小编,可以根据您设置的关键词内容,一天24小时不间断帮您采集发布相关内容,大大的帮您降本增效!

    响应广大用户的强烈要求,准备采购一批高性能服务器和聘请3名专业技术人员,搞特定关键词内容采集和无人值守自动采集、ChatGPT人工智能自动评论和回复,等等非常多的实用功能,真正做到可以采集任何内容,能替换人类小编,要顺利完成这些升级,成本很高,压力很大,希望您能分担一点,您支付的费用主要用于产品的持续开发和更新,收费是为了更好的服务用户,能长长久久的把这个产品搞下去,并且越来越好,希望用户理解和支持!!如果全部新功能都完成了,好用了,价格将会上涨至少2倍以上,现在购买享受实惠的价格,不要错失低价上车的机会,购买之后,后续的更新升级免费!!

    有任何问题,请联系智伍应用在线客服微信号:ccccyyyy4444,或者QQ:155120699






    文/桃子

    本文内容丰富,但读起来毫不费力!

    商务君按:今年1月18日,国际安徒生奖6人短名单公布,伊娃娜·奇米勒斯卡(Iwona Chmielewska,波兰)入围插画家奖6人短名单。事实上,这是伊娃娜第四次入围该奖项的短名单,整个童书界都期待着她能得奖,国内的童书编辑用“万众瞩目”一词表达了这种期待,并称其为“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”。

    insrjjALgDQiDIOa.jpg

    伊娃娜·奇米勒斯卡

    伊娃娜1960年出生于波兰帕比亚尼采,1984年毕业于哥白尼大学美术系版画专业,2004年在韩国出版了“处女作”,先后斩获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插画奖等多个国际大奖,作品输出日本、中国、西班牙、俄罗斯等多个国家,逐渐成为享誉世界的绘本作家。

    伊娃娜的绘本作品以新颖的布料拼贴,多样的着色技法,充满想象力、创造力与哲学深度的内容而著称。她善于使用废旧的事物进行创作,旧报纸、旧杂志、旧布料、旧照片等都是她的创作素材;她善于描绘生活的多面:清晰与模糊,明媚与暗淡,自我与他者,表象与伏笔等;她的作品中常常勾勒出温暖的故事,也处理人们最基本的生存困境:如成长和衰老、亲子关系等;她既关注儿童、女性、家庭、特殊人群,也关注历史、战争等复杂的社会话题。因此,有书评人将她誉为“童书界的诗人、建筑师和哲学家”。

    在中国,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·魔法象童书馆(简称“魔法象”)、接力出版社(简称“接力社”)等知名童书品牌都出版了伊娃娜的作品,目前其简体中文版作品已达近20种。她说,在和上述中国出版机构合作过程中,她体会到了编辑的专业性和被尊重的感觉,所以希望能看到自己的更多作品在中国出版。今年4月,她和中国作家——曹文轩、戴芸合作的《铁环兄弟》《彩云来到无色谷》将由接力社推出。

    NKtyDxspLxL0Lp3m.jpg

    (暂定封面)

    《铁环兄弟》《彩云来到无色谷》

    J3uqonoP3O0guC03.jpg

    《眼》

    3月初,伊娃娜初次来到中国,进行了长达10余天的“创意,让生活成为艺术”文化交流活动。值此之际,本报与她进行了面对面的对话,以下为本次专访内容。

    *Q为《出版商务周报》,A为伊娃娜,在此特别感谢波兰文学博士、青年译者赵玮婷的翻译支持。

    创作绘本就像翻过土地再种下新作物

    “我就像看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我的作品,多年以后,当我重新看到它们的时候,我都会惊讶:这本书是我画的吗?真好啊!”

    Q1:阅读您的作品就不难发现,您真正做到了一个好的艺术家能做到的那样——把自己对日常生活的观察融入到绘本创作中,并毫不掩饰地在其中表达自己对世界的观察和思考。那么,您选择从事绘本创作的根源是什么?

    A1: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孩,可能有些不同的只是,童年时我就很爱读书,我的父亲总是会引领我看一些图画书,甚至还会让我看那些给大人看的诗歌。所以,可能我走上艺术创作道路,更多的还是源自童年时爱读书这件事。

    Q2:那您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画的?在绘画这条道路上,除阅读外,还有什么其他人或事给您带来积极影响吗?

    A2:在画画方面,我也并不是一个早慧的小孩。小时候,在幼儿园大家都会学画画,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儿。真正系统性地学习画画是到了大学,但实际上我当时最想学的是数学。

    Q3:如果按照1994年左右开始入行算的话,您已经从事绘本创作30年了。在中国,大家都说您的创作包罗万象,既有围绕形状展开想象的有趣的书,也有探讨战争和历史等深沉主题的作品,您觉得自己的作品是可以被分类的吗?或者说您会如何划分自己过去30年的创作?

    A3:当然,就像你看到的那样,我的创作会有很多变化。尤其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肯定会更加关注过去的记忆,以及那些记忆中更多的想抒发的东西。但有一点是始终不变的,就是我本身非常沉迷于收集老旧物品,经常会逛二手商店,收集了一整柜子的旧布头和布料等,平时也喜欢做布艺手工。比如,在很早之前的《普通的书》一书中,有一页表现4个碗,我就运用了大量的旧材料。后来的《献给奶奶的摇篮曲》《亲爱的女儿》等作品中,也使用了很多旧布料和拼贴手法,但要特别说明的是,我收集这些材料时并没有刻意想着要用到自己的书里。所以,其实我的创作是具有连贯性的。

    dljtYpoKYtTQKVTv.jpg

    《普通的书》

    O0lmp1k3t38108UU.jpg

    《献给奶奶的摇篮曲》《亲爱的女儿》

    hcC2WDtiQJZ8L7Ab.jpg

    W25s5nh54509KmP9.jpg

    《亲爱的女儿》内页图

    相对来说,可能后期的作品比前期的作品更富有轻松的气质。前期的作品,比如《布鲁姆卡的日记》《时间的四个方向》等,是有关于历史、战争的。但后期的《有麻烦了!》,就是一本比较轻松的书。对我来说,创作的过程就好像是把土地翻过一遍,重新在上面种新的东西的感觉。因为如果作品中始终保留着过去的记忆的痕迹的话,有些种子是没有办法重新播种的。整体而言,这些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,我没有什么任何的设计或者规划。

    qWwN5Y7YeY17WBa2.jpg

    Q4:在您的30多本已经出版的作品中,您自己最喜欢的作品是哪部?


    A4:我喜欢自己所有的作品,因为每本都有自己的特色,也都有我喜欢的点。这次来到中国,我签了很多本签名书,在我所能看到、摸到的这些书中,有很多都是我十几年前创作的,我已经好久没看到它们了。当我重新看到它们的时候,我都会惊讶:这本书是我画的吗?真好啊!

    我就像看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我的作品,所以你要问我最喜欢哪本书,我实在选不出来。但一般情况下,我最新创作的书会是我当下投入最多精力的一本,或许也可以说,我最新的作品就是我最爱的一本书。

    p6z4j6Tj6q56qB5X.jpg

    GatPdl4dQLDiOqNw.jpg

    y462B44WK6vyMYz8.jpg

    xaataT3ty42Hc32A.jpg

    《会思考的铅笔》内页图

    灵感来自于情感经验而不是具体生活

    “好的绘本的文字应该是独属于绘本的,是开放性的,是可以从多方位、多角度来理解的;而不是那种描述性和叙事性的。”

    Q5:您一直都是全职创作状态吗?

    A5:是的,我从来没有出去工作过,因为我有4个小孩需要照顾。曾经有一段时间,我还做过插画师,主要是给诗歌画插画。在不那么忙的时候,我还会给别人画肖像画。

    Q6:您之前也曾在采访中提到,非常喜欢诗歌,是因为诗歌表达自带隐喻性。而您的绘本作品中也常常通过隐喻来表达丰富的主题和内涵,那么您认为,为诗歌画插画跟创作绘本的异同分别有哪些呢?


    A6:在做插画家的时候,我虽然是给既定的文字或诗歌配图,但我主要是把其中的情感和气氛画出来,而不是字对字地去画。可以说,一直以来我的绘画风格都是比较抽象的,我希望我的插画不仅只是作为诗歌的配图,而是自己也可以生发出不同的叙事。或者说,画面本身也可以成为一首诗。所以,我一般不会选择那些叙事性特别具体的文字,比如说今天具体做了什么,而是选择那些想象空间更大的元素,比如冥想、思考、情感等。

    NDn3NLdgQsKkZL70.jpg

    MiNl771mgvl4aLv5.jpg

    AzpX87eyXePa77P8.jpg

    《空》内页图

    在我看来,好的绘本的文字应该是独属于绘本的,是开放性的,是可以从多方位、多角度来理解的;而不是那种描述性和叙事性的。

    以我最近和曹文轩老师合作的《铁环兄弟》为例,我之所以选择画这本书,是因为作品主题铁环有两个圈,这是一种可以充分发挥想象的形状。在这本书中,我针对两个圈展开了不同的想象,最终呈现出一种“画面看似跟圈有关,但却又已经不是那个圈了”的效果。在这本书中,一个大圈套一个小圈可以变成眼睛,也可以变成帽子。

    GSK5u33z58T7eHuV.jpg

    《铁环兄弟》内页图

    而且通过形状变形演变成的形象和元素,一定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事物,是每个人都很容易联想到的,我相信没有人会不理解这些东西。

    c0iAqH0jdwAEqSyJ.jpg

    《铁环兄弟》内页图

    当然,选择什么样的绘本文本,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在于我合作的出版社。中国的接力社、魔法象出版了我不少作品,他们都特别理解和尊重我,我也非常愿意跟他们合作,并接受他们的合作邀约。

    Q7:您谈到,创作绘本时,有时候甚至会因为悲伤或痛苦的情绪影响到身体,那么支撑您持续创作的动力是什么呢?没有灵感时怎么办?

    A7:说实话,对我来说,持续创作的动力这件事就好像是一个秘密。因为,我也不知道那些灵感是怎么来的,我也会在某一段时间完全没有灵感,坐在桌子面前什么也画不出来。然后突然有一天,我看到地板上有一处裂开了,我脑子里一下子就有了一个idea,然后迅速把这个idea变成了一本书——《有裂痕了》,也算是那本《有麻烦了!》的续集。

    Q8:那一般从idea产生到书成型,大概会用多长时间呢?

    A8:这本书大概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,包括文字故事。

    这个故事主要表达的是,因为自己已经成年的女儿要回家了,书中的妈妈一直处于焦虑的状态中。那为什么会这样呢?这就跟《有麻烦了!》形成一种呼应,《有麻烦了!》讲述的是女儿小时候总是会给妈妈制造很多麻烦的故事。比如,在做保洁的过程中,女儿把熨斗烧焦了,担心妈妈回家后会批评她。我为这个故事设计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一个结局:妈妈在被女儿烫坏的熨斗上“添”上几笔,让熨斗变成了一条鱼的形状,表示女儿获得了妈妈的原谅。那么,在《有裂痕了》中我也设计了一个特别的结局,但这里就先不剧透了。

    ZMovAfIfBoaMioMQ.jpg

    Q95P8S99ZmpfpXQW.jpg

    RUCzbK9UYa73zn36.jpg

    DUWRK2RyTT1R17uR.jpg

    h8b7z2338C328Je3.jpg

    《有麻烦了!》内页图

    虽然,在我和女儿的现实生活中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故事,但《有裂痕了》算是源自于我与女儿之间的关系。我在书中写了这样一句话:虽然我没能给予你你所想要的一切,但是我已经给予你了我所能给你的一切。表达了妈妈在面对自己长大成人的女儿时的一种心情,也是所有完成了养育责任之后的妈妈都会普遍有的一种情感:身为母亲,虽然我已经尽我所能了,但也许还是没能给到我的孩子所需要的东西。

    这种创作灵感就来自于我自己的情感经验,可能这也是大家会被我的故事打动的最重要的原因。我在创作时并没有想到这本书会让读者那么感动,但在韩国、西班牙和以色列等好多国家,我都见到了因为这本书而感动流泪的母女们。我想,她们流泪并不是因为难过,而是一种感动,是一种对自己母亲或女儿的珍惜。

    还有一个读者告诉我,自己前一天晚上刚跟妈妈吵了一架,第二天读完这本书后就决定要把它作为礼物送给妈妈。(笑)我希望读者们读完我的书以后,都可以给自己的妈妈或女儿一个拥抱。

    Q9:那您的作品中有很多关于妈妈和女儿以及奶奶的故事,您是有意识地去关注女性议题和女性情感吗?还是希望用自己的作品去讲述更多女性的故事,从而让更多人去理解女性的处境?

    A9:其实,我并不是一定要写女性主义的故事,而是自己身为一个女性创作者的视角所决定的。身为一名女性,我身边有我的妈妈,我的奶奶,我的外婆和我的女儿,也就很自然地关注到这些事情。就好像大家所熟知的《献给奶奶的摇篮曲》,这本书的灵感就是来自于我奶奶——一位劳动女工在纺织厂工作的经历,我也就顺势用了很多的旧布头作为创作材料。

    Qd1d26BzTuC6ZWt6.jpg

    l8Gr7DzUdqpaBJg3.jpg

    KxAMJz5gXzq6j5T6.jpg

    qK999iR9Q79798Oo.jpg

    V7DOLBSs5hN6BSz1.jpg

    《献给奶奶的摇篮曲》内页图

    Q10:您认为,在您成为一名优秀绘本作家的过程中,天赋、训练、生活积累这三个因素,哪个起到了更加重要的作用?

    A10: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,我从来没想过。而且我有一个疑问,就是做绘本作家这件事是可以学习的吗?我不知道是否能通过学习成为一个优秀的创作者,现实中有些人虽然不会画画,但他们通过很简短的文字,加上旧照片等不同材料的拼贴,照样也可以做出非常好的绘本。比如《小王子》,我感觉作者并没有特别会画画,他只是把自己想表达的诚实地展现出来,但人们也记住了他的作品。

    至于第三个元素“积累”,可能很多人会觉得,只有有了一定的积累,有了对生活的丰富观察,才可能创作出具有哲理性的作品。但据我观察,韩国有一些非常年轻的创作者,其中有的还只是学生,从生活阅历上来说他们可能还没什么积累,但也创作出了非常好的作品。

    所以我想,在绘本创作这件事上是没有任何原则的。

    绘本不只是作者一个人的作品

    “如果我们总是给孩子们展示出一个无瑕的世界,那其实是在对他们说谎。”

    Q11:如今,您已经是国际知名绘本作家,如此广受欢迎对您意味着什么呢?

    A11:坦白说,时至今日,在这方面我仍然会觉得遗憾。如果有更多的读者喜欢我,我当然是非常开心的。但让我遗憾的是,在我土生土长的波兰却很少有人知道我,或者说并没有得到较大的承认,我目前所有的获奖作品,包括获得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插画奖的书都是在韩国出版的。还有在波兰出版的四五本书,都是从其他地方买回的版权,而不是首版。当然了,遗憾归遗憾,从创作上来说这样的情况也是有好处的——因为在波兰没多少人认识我,我就可以安静地创作了。

    Q12:因为特别强调图文合奏的艺术,在国内,编辑在一本绘本的出版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,尤其是在图文作者不是同一人的情况下。在您的作品出版过程中,有哪些和编辑合作的细节可以分享吗?

    A12:我觉得,一本绘本不只是作者一个人的作品,也包含着编辑、译者、印刷等各个岗位的心血。一开始在面对编辑的修改建议时,我总是习惯性的回答“不要改”,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转变心意了,还会觉得改完后的作品更好。而且在和有的出版社的合作过程中,我们的讨论和“斗争”还挺激烈的。

    事实上,在和接力社合作《铁环兄弟》和《彩云来到无色谷》这两本新书时,编辑提出的一些意见我一开始也是很难接受的,但最终我还是采纳了他们的一些建设性意见。事实证明,改完后的作品也的确变得更好了。比如,《彩云来到无色谷》中用彩色线条画出类似于龙卷风的这一页,我原来并没有画,这是在编辑的建议下新增的。

    I3KAWZ7WLZQ3mYly.jpg

    《彩云来到无色谷》内页图

    而《这样折起来》中有一页,韩版中女孩是露出胸部的,在出版社的建议下,中国版将女孩的上半身缠上了绷带,我也欣然同意了。因为这样的处理让这个画面增加了一份神秘感,读者看到后可能会猜她为什么绑着绷带呢?是不是曾经得过什么病或做过手术?如果接下来这本书要在其他国家出版的话,我希望保留这个设计。

    knB26n65gN6Oo5r2.jpg

    《这样折起来》

    L3aJapYRgk9JG8CR.jpg

    Eo2LE9PB9rfr5UU7.jpg

    rfxAWl73U7XpAPl9.jpg

    iSg203ygezgogEOc.jpg

    《这样折起来》内页图

    当然,对于编辑的建议,我也会持反对意见,或者做一些取舍。比如,今年魔法象即将出版我的另一本新书《寓言》,其中有一个场景是一个小孩从一个摩天大厦上掉下来,编辑告诉我说,最好不要出现这样的画面,但我坚持要保留,因为如果去掉这样的设计,故事后面出现小孩被救起来的情节就不符合逻辑了。再如,上面提到的即将在中国出版的《有裂痕了》,也有一个场景是妈妈因为心情特别不好就抽烟,韩语版不能出现抽烟这个场景,但我不知道在中国会不会有类似的问题。

    DUftf4M3mlm6maH4.jpg

    《寓言》(韩语版封面)

    整体来说,通过这些和不同出版社的合作经历,我渐渐觉得,也许多听听编辑们的意见也挺好的。因为他们的初心也是想把书变得更好,也更懂得怎么才能把它们变得更好。

    还有一次特别有意思的经历,就是在《布鲁姆卡的日记》中,抽烟是主人公雅努什·科扎克博士的标志性动作和习惯,俄语版出版时,出版社建议将他坐着抽烟的这个动作去掉,或者在封面上写上提示“仅供18岁以上读者阅读”。考虑再三后,我进行了折中处理——在书中保留了雅努什·科扎克抽烟的姿势,但画面里并没有出现烟,我想读者看到以后肯定知道我在表达什么。(笑)

    当然,这也是我非常不理解的一点,难道说我们不在书里体现抽烟的行为,孩子们就不会在家里或外面看到人抽烟吗?如果我在绘本里画一把刀,小孩看完后就会用刀去伤害别人吗?我觉得,并不是说孩子看到一些不快乐的东西,他就会不快乐。如果我们总是给孩子们展示出一个无瑕的世界,那其实是在对他们说谎。

    Q13:您的作品主题很丰富,比如使用到的旧照片和旧报纸非常适合以展览形式呈现,对于作品的多元开发您有什么想法吗?


    A13:从商业角度来说,出版社肯定都喜欢做一些周边产品,比如我也有作品开发了笔记本等,我觉得也不错,但我想我的作品应该是不会有类似于Hello Kitty这样的小玩具或毛绒玩具周边产品的。

    2023年全国出版从业人员收入调查开启!

    你对自己一年的收入还满意吗?

    欢迎扫码参与不记名问卷调查!

    分享、在看与点赞,商务君至少要拥有一个

    开门芝麻网
    部分内容由网友发布或收集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,请联系QQ/微信76815288,第一时间删除!(开门芝麻网 Kaimenzhima.com)
    芝麻链连劲悠游连劲农场连拼劲赚连劲淘开门芝麻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免费版不提供随机马甲、回复、替换马甲功能,请使用商业版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